●與張國榮北京共敍,已經成了不復再有的過往! 作者供圖

林爽兒

儘管香港那麼多可走走看看的地方,可是我從細到大都沒有什麼機會出遊,那是因為從小家中父母都沒有帶小孩出去玩的習慣,所以直至長大了,在大家無所事事的時候趁熱鬧去行山,我也從來沒有試過。以前父母不帶我們去,現在人大了也不想動。

出外地大多數是因為有工作在身,工餘才跟着同行趁熱鬧出行。數數手指也計算得出有幾多次是正式旅遊的,一次是全家去北海道;一次是朋友邀請去馬來西亞,加上三幾次回鄉飲宴、祭祖之外,通通是工作之旅。自己想想也奇怪,以我如此活躍好動的人,實在想不明白,究竟這是什麼心理因素?

記得很多很多年前,跟一部電影的外景去日本,先去東京再去伊豆,那是冼杞然執導的《黑貓》,我們是去採訪的,當然跟着外景拍攝隊,他們去哪裏我們跟着去哪裏,這倒是我很樂意的外遊,在東京我會在他們拍攝的附近溜達,逛逛街市、逛逛小商店,在小茶室坐着望下日本人的生活,覺得十分有趣自在。去到伊豆大隊到風景區取景,我們在附近拍照採訪。大夥住在一間似民宿的旅館,第二天一早又去逛街市,吃很新鮮的魚生;然後自由自在於市鎮內閒逛,到了一條小街,很乾淨人很少,有工作人員告知那是一條「花街」,妓女集中在那裏等客人。

又有一次我去北京探哥哥張國榮班,他和鞏俐在拍《霸王別姬》,那是老闆韓培珠邀請我們去的,到北京那天張國榮不用開工,特地來陪伴我們,大家見到他已暈曬大浪,根本不想去看風景,跟他拍照聊天已經非常滿足。第二天安排與導演陳凱歌、鞏俐、哥哥一起午餐,這樣的午餐已經是不得了的事情,之後我要求他們去天安門前合照,另一位主角張豐毅也來了,如此大卡士在天安門合照,還會想着去看別的地方嗎?